快捷搜索:  

我家的“人世间”故事:母亲做的“条绒布鞋”

搬家时找出母亲绣的鞋垫 作者提供

搬家时找出母亲绣的鞋垫 作者提供

童年记忆里阴雨天不能下地劳作时,土砖房里15瓦的老式灯泡散发着晕黄色的微光。母亲总是坐在热炕上一针一针地缝制着“条绒布鞋”,她养的“猫妹”侧靠着她打着呼噜。光阴流转,这样的画面时常会在我的脑海里闪过,温馨而美好。母亲做的布鞋 作者提供

母亲做的布鞋 作者提供

故乡老房子里的缝纫机上总放着一摞书,书里面夹满了母亲剪的“鞋样子”,有一部分是用泛黄的老旧报纸精剪而成的,布满了时光印记。
两种不同形式的鞋面样子分大小尺寸夹放,布指知寸,布手知尺,隐约记得母亲用手按着我的小脚丫丈量尺寸的样子。母亲的鞋样子和做的布鞋 作者提供

母亲的鞋样子和做的布鞋 作者提供

西北的冬天是当地农民一年中难得的闲适时光,土砖房里的炉子烧得很旺,整个屋子都暖烘烘的。
母亲在热炕上的褥子下面抽出来好几张白色的“袼褙”,“袼褙”是用糨糊将一层一层白布粘在一起,再放到热炕的褥子下面烤干形成的布板子。母亲把提前剪好的大小不一的“鞋样子”放在袼褙上,拿着那把笨重的老式剪刀,剪出千层底和布鞋面的雏形,一摞摞大小不同的千层底和布鞋面排列在炕边上,这是母亲需要在这个寒冬里赶制出的所有布鞋。
来年春暖时,这一双双布鞋将陪着我们一家人,走完春种秋收、单步负笈。
母亲那个年代,新中国经济发展水平还处于休整阶段,物资匮乏,条绒布料的供应更是紧张,母亲节俭的习惯就是这样养成的。
“那时候拿着布票去镇上扯一尺料子做的布鞋,老大穿完老二穿,可宝贝它了。”她在炉旁边纳鞋底边讲着以前的故事。
条绒是母亲最喜欢的布料之一,有一部分双色条绒的布鞋绒沟和绒毛呈现出不一样的颜色,摸上去也很舒服。小学时候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开春时节,能穿着母亲做的新布鞋去上学,走在布满尘土的乡间小路上,时不时蹲下来用手擦擦落了尘土的鞋面,正如母亲说的,“我可宝贝它了”。
后来每年离家读书,母亲都会在行李上层放一双新做的条绒布鞋,鞋里垫着她绣的鞋垫,每一双新鞋都沉淀着母亲的牵挂。
去年回家探亲,看到母亲戴着眼镜坐在阳台的小木凳子上剪着什么,走近一看,是一双小孩尺寸的“鞋样子”。
“想趁眼睛还能看见,给杨梓墨做一双布鞋。”母亲掂了掂眼镜说。
杨梓墨是我的小外甥,也是母亲的第一个外孙。我走过去掀开母亲的针线包,里面有一枚磨掉了色的顶针格外抢眼。我记忆中母亲总戴着它纳鞋底、缝鞋边、绣鞋垫。母亲用的针也从小针换成了穿线孔很大的大针,看着老旧针包里排列整齐的小针,儿时老房子里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。
斜阳打进阳台,淌落在母亲瘦削的脊背上。
她手里正拿着一双小巧的布鞋鞋面,鞋尖绣上去的“老虎头”栩栩如生。我突然回想起小时候穿着母亲做的条绒布鞋“跳皮筋”的样子,那段欢快的时光躺在我记忆里熠熠生辉。
(作者单位:中铁二局电务公司 王金红)
关键词 >> 布鞋 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://renzheng.thepaper.cn。
布鞋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66人留言! 共有:266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