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方锦龙:跨年夜在B站收获最多“膝盖”的(de)人(ren)

4月23日,九牧王(601566)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及2020年一季度报告,报告显示,2019年九牧王实现营业收入28.57亿元,同比增幅4.53%,净利润与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分别为3.70亿元、2.02亿元,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,降幅分别为30.64%、44.05%;营业周期则由2018年的(de)256.12天增长至266.68天,导致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降至2.58亿元,同比下降42.20%。 

单从利润表表现来看,九牧王盈利能力最好(hao)年份为2011年—2013年,归属于母公司(gongsi)(gongsi)净利润分别为5.18亿元、6.68亿元、5.37亿元。 

盈利能力下滑的(de)背后,是(shi)销售净利率的(de)降低。 

2019年,九牧王销售净利率为12.42%,同期降低6.85%,降幅达到35.55%,也是(shi)2008年至今的(de)最低值。 

盈利能力大幅下滑背后—费用高企 

上市以来,九牧王的(de)营业收入均保持平稳增长,仅2014年出现大幅下滑,由2013年25.02亿元回落至20.68亿元,同比降幅达17.34%。 

营业收入的(de)平稳增长,规模扩大应有助于降低成本,从而提高毛利率,但九牧王的(de)营业成本并未有效控制,费用也逐年攀升,资产管理失当,最终导致盈利能力一路下滑。 

以2019年为例,九牧王营业收入同比增幅4.53%,营业成本增幅4.21%,管理费用增至2.05亿元,同比增幅7.48%。 

销售费用则由去年同期7.59亿元增至9.24亿元,增幅高达21.74%。 

财务费用由-140.61万元急增至1,749万元,财务费用的(de)高企从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的(de)变动也可验证,2019年,九牧王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降至2.58亿元,较去年同期降幅42.20%;2013年最高为5.59亿元,2019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较2013年下降53.85%。 

资产质量下降—可持续盈利能力再遇绊脚石 

拖累九牧王盈利能力下滑的(de),还有其资产质量。 

2019年,九牧王资产减值损失达到1.58亿元,创历史新高,同比增幅39.83%;存货跌价损失15,493万元,占比资产减值损失98.01%;无形资产减值损失315万元,占比资产减值损失1.99%。 

同期九牧王存货也再创新高至87,317万元,同比增幅8.27%,2016年九牧王存货增至73,649万元,同比增幅高达26.04%,为上市后增幅最高年份。 

存货的(de)增加,一方面说明存货周转效率的(de)降低,2019年,九牧王存货周转天数增至244.63天,为历史最高值;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其制造成本的(de)“摊低”,存货也是(shi)较多上市公司(gongsi)(gongsi)虚增利润的(de)重要工具。 

2019年,九牧王营业收入同比增幅4.53%,营业成本同比增幅为4.21%,存货的(de)增加为成本“摊低”做出了应有的(de)贡献。 

实际上,2011年上市的(de)九牧王,2012年开始,资产减值损失就开始步入快车道,九牧王2012年—2019年资产减值损失汇总如下:

由上表可知,2012年九牧王资产减值损失4,604万元,同比增幅高达119.57%,2019年,九牧王资产减值损失已高达15808万元。 

2012年—2019年,九牧王资产减值损失累计68,676万元,年复合增长率为19.27%。 

而期间九牧王归属于母公司(gongsi)(gongsi)净利润则由66,842万元降至37,007万元,年复合增长率为-8.10%。 

一方面通过增加存货摊低成本提高利润率,另一方面高居不下的(de)存货面临跌价损失的(de)境况,自称男装 

产品(chanpin)重塑之路挑战重重 

2009年,九牧王收购FUN商标在中国境内及域外注册形成的(de)所有权,准备开拓年轻化的(de)潮流服饰。 

据九牧王年报显示,2013年开始,FUN与Hellokitty、加菲猫、大力水手、Outerspace等进行联名合作。 

2015年,FUN品牌与Simpons及Oh Bear进行跨界合作,当期销售收入2,940万元,同比增幅56.44%。 

2015年,九牧王启动新标牌J1,并在2016年春夏产品(chanpin)正式启动,目标28-35岁时尚男士。 

2016年J1品牌共开门店19家,实现销售收入1,432万元。 

2017年,九牧王获得韩国潮牌Nastypalm在中国大陆的(de)经营权与商标权;同年高端裤品牌Vigano面世。 

2018年,Nastypalm取代J1,正式在原J1品牌渠道销售;九牧王通过增资上海新星通商服饰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取得韩国Ziozia在中国区的(de)经营权。 

截止目前,九牧王产品(chanpin)品牌以九牧王、FUN、Ziozia三大品牌为核心,其他(ta)品牌为辅(Nastypalm—取代J1、Vigano等)。 

2015年—2019年,九牧王不同产品(chanpin)品牌的(de)收入构成明细如下:

实际上,2015年—2019年,九牧王品牌收入占比分别为98.69%、95.96%、93.89%、89.46%、85.56%,平均占比92.71%,九牧王品牌收入占比逐年下降。 

五年期间,九牧王在品牌数量逐步增加,最终培育效果显著的(de)只有FUN与Ziozia两大品牌。 

FUN由2,940万元增至26,952万元,年复合增长率73.42%。 

Ziozia则由2018年4,863万元增至10,445万元,年复合增长率114.79%。 

2016年正式进入市场的(de)J1则在2018年被Nastypalm取代,逐步退出市场。 

Nastypalm与Vigano两大品牌规模不占优势(youshi),收入占比较小,2019年二者合计实现收入3,396万元,占比整体收入比例仅1.21%(2019年Nastypalm与Vigano收入合并计算,未作区分)。 

实际上,九牧王的(de)几大产品(chanpin)品牌,毛利率最高为Ziozia。 

ZIOZIA于 2013 年进入中国市场。 

2018年,ZIOZIA店铺数量108家,其中直营店数量82家,加盟店26家。 

2018年6月22日,九牧王通过子公司(gongsi)(gongsi)九盛投资增资1.1亿元取得上海新星通商贸服饰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(以下简称“新星通商贸”)70%股权,获韩国品牌Ziozia在中国区的(de)经营权,定位高端男士成衣。 

购买日至2018年12月31日,新星通商贸共取得收入5,035万元,实现净利润-2,293万元,形成商誉3,939万元。 

2019年,新星通商贸亏损额为5,041万元,净利润持续下滑。 

这意味着,新星通商贸所掌握的(de)Ziozia品牌,虽收入近几年增长明显,但仍处于亏损状态,且盈利能力并无向好(hao)意向。 

2018年7月,九牧王通过承债方式,耗资6,008万元收购贵人(ren)鸟(603555)股份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(以下简称“贵人(ren)鸟”)持有的(de)贵人(ren)鸟(上海)体育用品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 100%股权,收购后更名为上海玖传服装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(以下简称“玖传服装”)。 

2018年8月3日—2018年12月31日,玖传服装实现收入234万元,净利润亏损927万元。 

2019年,玖传服装净利润亏损高达4,903万元,同比下滑429.03%。 

对(dui)于各大品牌的(de)定位,九牧王如此规划: 

九牧王+Vigano=精工质量平台,标签为:经典款式; 

Nasty palm+Ziozia=时尚品质平台,标签为:风格化+时尚; 

Fun+Garfield by fun+BeenTrill=潮流时尚平台,标签为:潮流款式、大众价格。 

从目前来看,九牧王在服装行业的(de)投资及品牌规划,都未尽人(ren)意。 

或许这也是(shi)导致九牧王不在专注服装投资的(de)原因之一 

投资收益与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成为盈利核心 

伴随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(de)下降,投资收益在九牧王的(de)财务报表中扮演了重要的(de)角色。 

2013年,九牧王投资收益2,446万元,主要为购买理财产品(chanpin)收益所得。 

2014年,九牧王开始涉足金融投资,当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额1.85亿元;当期投资收益7,242万元,占比当期归母公司(gongsi)(gongsi)净利润比例20.67%。 

2015年,九牧王开启长期股权投资,当期长期股权投资额2.60亿元,当期实现投资收益5,750万元。 

2018年,九牧王投资收益达到阶段性高峰24,713万元,占比归属母公司(gongsi)(gongsi)净利润46.31%,当期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浮17.98%。 

对(dui)于主营业务为中高档男装的(de)九牧王而言,当盈利核心不再是(shi)服装,而是(shi)投资,且不是(shi)围绕服装产业的(de)投资,是(shi)意味着公司(gongsi)(gongsi)不务正业还是(shi)预示未来将以投资为主业? 

九牧王2014年—2019年投资收益与归母公司(gongsi)(gongsi)净利润情况汇总如下:

实际上,由上表可知,2014年—2019年,九牧王投资收益呈明显增长态势,而扣非净利润却在2017年达到波峰之后开始大幅下跌,且2019年同比下跌幅度高达44.05%,较2017年降幅达54.11%。 

2019年,九牧王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10,881万元,2018年为-1347万元。 

2019年,九牧王以公允价值计量的(de)金融资产明细如下:

实际上,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是(shi)金融资产市场价格的(de)变动所引起的(de)资产升值而已,是(shi)资产价值的(de)增长,并不对(dui)现金流及真正盈利能力产生实质影响。 

未来退出时,是(shi)否盈利、盈利多少,仍存在较大变数。 

2019年,九牧王投资收益10,037万元,其收益构成明细如下:

2019年,九牧王将所持有财通证券股份悉数出让,获得投资收益5,111万元,占当期投资收益比例50.92%,对(dui)九牧王当期利润表贡献最为突出。 

不再专注于服装的(de)九牧王,未来能否找到第二个财通证券来支撑投资收益,尚不得而知。

(责任编辑:蒋柠潞)


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(zixun)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(ren)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(jian)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(de)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(wo)的(de)朋友圈。

方锦龙:跨年夜在B站收获最多“膝盖”的(de)人(ren)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4880人(ren)留言! 共有:4880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