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澳大利亚野火难受控 或致数亿只动物丧生

财联社|新消费日报(研究员 梁又匀)讯,近期,哈尔滨敷尔佳科技(keji)股份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(下称:敷尔佳)申请创业板IPO审核状态变更为“已问询”,此次上市拟募资金额约18.96亿元。 

据悉,敷尔佳成立于2017年,从事专业皮肤护理产品(chanpin)的(de)研发、生产和销售。在医疗器械敷料类细分领域中,其销售额达到市场第一,占比21.3%。 

然而,此前的(de)一场并购和招股书中,却揭开了敷尔佳光鲜销售额之下一直以来略显尴尬的(de)发展模式。 

经销出身,营销为重:“械字号面膜”爆款的(de)诞生 

敷尔佳公司(gongsi)(gongsi)前身是(shi)1996年成立的(de)黑龙江省华信药业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(下称:华信药业),主营医药用品代理经销。招股书显示,2014年,华信药业和生产企业(qiye)完成了“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”的(de)研发。“敷尔佳”作为该“修复贴”的(de)品牌名,由华信药业独家代理经销,名称正式注册于2015年。 

依托华信药业多年成熟的(de)线下经销网络,“敷尔佳”迅速在美容院、医院等线下渠道扎根,并以此为基础拓展微商渠道。 

“械字号面膜”、“医美面膜”成了敷尔佳各级经销商们(men)的(de)主要口号。作为最先打出这一旗号的(de)敷尔佳,更是(shi)在很长一段时间(shijian)内与医用、专业、“烂脸救星”等标签绑定。2017年,华信药业将全部经营重点转移至敷尔佳,并很快注销了原公司(gongsi)(gongsi),专注“面膜”经销。 

彻底转型的(de)敷尔佳开始重金砸钱营销:2018年开设(she)天猫旗舰店,在阿里平台推广自己;2019年与李佳琦合作打响品牌的(de)大众知名度,并持续在微信、小红书、抖音等平台进行KOL投放。同时,公司(gongsi)(gongsi)还赞助了数档电视(shi)真人(ren)秀和综艺节目,以提升品牌认知度。 

招股书显示,2018年销售费用为0.21亿元,到了2019年迅速升至1.15亿元,2020年进一步升至2.65亿元,其中电商平台以及品牌形象的(de)宣传推广费用占比超60%。 

在持续的(de)营销攻势下,敷尔佳的(de)营业收入在2018年仅有3.73亿,但2020年其营业收入已达到15.85亿,实现营业利润5.2亿,营收和利润累计增幅分别达到424.9%和200%。 

然而,敷尔佳的(de)“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”属于Ⅱ类医疗器械,往往作为医美手术后的(de)皮肤镇静舒缓,部分含有破尿酸成分用以补水保湿。由于早期医美广告管理不规范、大众认知不足,消费者时常被微商凭空添加上去的(de)美白、祛痘、淡斑、清洁等功能误导,甚至误将其作为日常皮肤护理产品(chanpin)使用。 

2020年1月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文称,并不存在所谓“械字号面膜”只有医用敷料,并强调医用敷料不得以“美容”、“保健”为宣传口号误导消费者。 

这给大打“擦边球”的(de)敷尔佳带来明显冲击,叠加疫情的(de)持续影响,2020年在产能不变的(de)情况下,敷尔佳的(de)医疗器械类产品(chanpin)产量下降了5%左右,增速有所放缓。 

尽管敷尔佳正在将发展重心转向一般面膜和其他(ta)护肤品的(de)生产和销售,逐渐规避医疗器械类宣传营销,但其营收的(de)主力依旧在线下各级经销商和微商。经销商们(men)的(de)分散性和宣传过程中的(de)不可控性,以及其他(ta)潜在销售纠纷,始终是(shi)悬在品牌之上的(de)“达摩克里斯之剑”。 

2021年8月,中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《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,将继续打击各类医疗美容广告乱象。 

2个人(ren)的(de)研发部门,还要建(jian)工厂? 

尽管敷尔佳自称“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”,但从招股书来看,员工中超半数都是(shi)工厂生产工人(ren),从事研发的(de)仅有2人(ren)。而在此前的(de)数年间,敷尔佳仅拥有一项包装盒的(de)外观设(she)计专利。

 

(截图自敷尔佳招股书) 

在招股书中,敷尔佳表示,本次募资将投入6.54亿元用于生产基地建(jian)设(she)项目,投入研发及质检建(jian)设(she)项目仅有0.57亿元。 

一直以来,敷尔佳最核心的(de)“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”产品(chanpin)注册和生产专利都牢牢掌握在供应商哈尔滨三联药业股份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(下称:哈三联)手中,超95%的(de)产品(chanpin)成品采购自哈三联。敷尔佳甚至不具备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。 

可以说,在2021年以前,敷尔佳对(dui)产品(chanpin)仅拥有贴牌的(de)权利。好(hao)在供需双方的(de)供需合作关系十分牢固,一直没有产生其他(ta)纠纷。 

2021年2月,敷尔佳花5.66亿和5%的(de)公司(gongsi)(gongsi)股权,向哈三联买下哈尔滨北星药业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(下称:北星药业)。北星药业作为哈三联的(de)全资子公司(gongsi)(gongsi),承担了大部分“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”的(de)生产制作,拥有一系列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。

 

(截图自敷尔佳招股书) 

至此,敷尔佳终于结束对(dui)哈三联的(de)依赖,搭建(jian)起属于自己的(de)产销供应链,融资扩产终于被提上日程。 

敷尔佳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,或许是(shi)出于成本考虑。 

同样是(shi)生产护肤产品(chanpin),贝泰妮、创尔生物、华熙生物都已自主加工生产为主,无需提前占用大量货款,同时还能拥有较低的(de)原材料成本,最终得以实现80%以上的(de)毛利水平。相比之下,敷尔佳目前的(de)毛利水平长期维持在76%左右,属于行业中下水平。 

好(hao)消息是(shi)最近半年,敷尔佳的(de)研发人(ren)员陆续扩张至6人(ren),共负责5个研发项目。新消费日报在浏览国家专利网时还发现,敷尔佳近期新增了一项控油祛痘的(de)护肤面膜专利,可谓在专业领域实现了“0的(de)突破”。 

然而,研发和建(jian)厂声势浩大,也敌不过营销的(de)诱惑。敷尔佳预计投入品牌营销推广项目的(de)资金高达8.85亿元,远超投资建(jian)厂和研发费用之和,主要用于直播、平台广告和拉新、KOL推广等。 

并不缺钱却要上市的(de)敷尔佳 

敷尔佳的(de)财务报表显示,截至2021年初,公司(gongsi)(gongsi)账面上依旧有6.92亿的(de)现金及现金等价物,2021年一季度的(de)归属母公司(gongsi)(gongsi)净利润也达到1.3亿。但却提出需要从募资中划拨3亿元,补充流动资金。 

实际上,按照其现在的(de)发展速度,在未来几年间不难存下购买北星药业、建(jian)厂扩产的(de)钱。 

就在2019和2020年,公司(gongsi)(gongsi)还分别进行了1.2亿元和9.22亿元的(de)现金分红。彼时作为股东的(de)公司(gongsi)(gongsi)创始人(ren)张立国和女儿张梦琪掌握着公司(gongsi)(gongsi)几乎的(de)全部股权,利用分红,两人(ren)几乎将近两年公司(gongsi)(gongsi)增长的(de)全部利润收入囊中。套现成功后,张梦琪全部股权以1元的(de)价格转移给张立国,迅速离场。 

张立国最终掌握着公司(gongsi)(gongsi)93.81%的(de)股权。随后,敷尔佳向哈三联买下北星药业,并转让5%的(de)股权令哈三联成为公司(gongsi)(gongsi)第二大股东。 

在《哈尔滨三联药业股份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第三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决议公告》和之后的(de)补充协议中显示,敷尔佳向深圳证券交易所递交首发上市申请文件之日,不再承担条款下的(de)回购、业绩承诺及补偿义务;但在未完成IPO期间或是(shi)倘若IPO失败,则将由张立国承担条款下敷尔佳的(de)责任和义务。 

虽然并未公布条款协议具体内容,但从哈三联专程派遣证券运营中心的(de)高管进驻敷尔佳辅助上市,张立国早早把公司(gongsi)(gongsi)股权掌握在手中可以看出,这极有可能是(shi)一项上市对(dui)赌协议。而两家对(dui)于此次上市可谓势在必得。 

如今,经历了一系列腾挪操作并成功掌控北星药业的(de)敷尔佳,在被问询之后,似乎离上市又近了一步。 

一直以来的(de)微商网红面膜最终能否成功?还需耐心等待后续消息。

(责任编辑:田云绯)


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(zixun)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(ren)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(jian)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(de)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(wo)的(de)朋友圈。

澳大利亚野火难受控 或致数亿只动物丧生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436人(ren)留言! 共有:2436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