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叙利亚东北部发生汽车爆炸袭击致5死11伤

原创 毒Sir Sir电影
国外的(de)影视(shi)剧你(ni)肯定看过太多了。
但要说到国内的(de)文化输出。
最多的(de)肯定还是(shi)这个——
网文。
不少IP被自发翻(dao)译(ban)到海外,让外国网友也加入了催更行列。国产影视(shi)剧,越来越依赖网文IP。
得到IP者就得粉丝基础。
有一个IP,它(ta)是(shi)经典中的(de)经典,可每次有消息,粉丝都是(shi)翘首以盼+忧心忡忡。
因为一次次的(de)影视(shi)化改编,都在打破粉丝心里美好(hao)的(de)滤镜。
直到……
没错。
直到,它(ta)来了——
诛仙可能有人(ren)好(hao)奇。
十几年前的(de)老IP,改编成动画版,凭什么粉丝都激动得嗷嗷叫?
因为——
诛仙足够牛,受得起。
也因为:
动画,才是(shi)包括诛仙在内的(de)网文IP,呈现的(de)最好(hao)方式啊!01
诛仙有多牛?
很多人(ren)玩过《诛仙》的(de)游戏,看过它(ta)改编的(de)影视(shi)剧。
但未必都看过小说。
也难以理解当年它(ta)有多火。
诞生的(de)2003年,那会网络文学刚兴起不久。
既继承了一些武侠的(de)气质,又做出了当时少有的(de)仙侠+言情的(de)风格。
也因此成功为网文圈吸引了一大批新的(de)读者,成为了不少读者,尤其是(shi)女性入坑网文的(de)第一本书。除了小说内容本身,在当年看来题材足够新颖,情感足够动人(ren)。
《诛仙》自己的(de)商业化也功不可没。△ 来源:《诛仙》贴吧
从线上到线下,不仅正版实体书卖得非常火,一度市面上供不应求。以《诛仙》世界观做出的(de)网络游戏,更是(shi)不少人(ren)的(de)青春回忆,以至于多年后还在更新迭代,端游、手游全方位开发。甚至,可以略夸张地说。
在网络文学IP商业化如今打下的(de)偌大江山里,早年的(de)《诛仙》有里程碑的(de)作用。
也因此,《诛仙》的(de)影视(shi)化,简直是(shi)再理所应当不过的(de)事情。
但是(shi)。
不论是(shi)剧,还是(shi)电影,要么是(shi)屈从于市场,要么是(shi)受制于篇幅,《诛仙》这个知名IP的(de)改编,都不算太成功。
也因此,这部动画消息刚一传出,就点燃了不少书粉心中的(de)期待。到最后,甚至是(shi)“全村的(de)希望”——02
那么这个“最后的(de)期待”表现如何呢?
Sir在昨日上线后追了几集,作为一个看过原著的(de)老读者来说,动画版的(de)《诛仙》终于开始靠谱了。
原著场景还原、更贴合。
比如开场第一幕。
草庙村里的(de)张小凡和林惊羽在破庙玩耍险些闹出人(ren)命。
张小凡气管被他(ta)扼住,呼吸逐渐困难,慢慢的(de)脸也开始涨红,但他(ta)小小年纪,性子竟是(shi)极犟,硬是(shi)一声不吭。林惊羽却是(shi)越来越怒,手上力气越来越大,口中一迭声道:“服不服,服不服,服不服?”
这时其他(ta)小孩眼看不对(dui),都悄悄缩了回去,只剩下这两个无知孩童,为了意气之争,由着各自偏激性子,这般彼此坚持下去。眼神也足够到位。
既看得出林惊羽偏执的(de)性格,也暗示了他(ta)刚过易折的(de)人(ren)生。
另一边,普智和尚出手相助,与小凡结缘,完全就是(shi)原著的(de)台词。
老僧看了他(ta)一眼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反问道:“小施主,刚才性命攸关,你(ni)只要认个输便是(shi)了,为何却要苦苦支撑,若非老衲出手,你(ni)只怕已白白送了性命!”而战斗中的(de)细节也没有放过。
被掳走的(de)林惊羽身上一晃而过出现的(de)七尾蜈蚣,成为了战斗的(de)胜负手。
“小小伎俩,也来卖......”他(ta)一个“弄”字还未说完,突然全身大震,只觉得右手抱着小孩林惊羽处,手腕被异物咬了一口,一股麻痒感觉立时行遍半身,眼前一黑,身前登时摇摇欲坠。战斗中,有一个普智在放大招的(de)间隙,用佛珠偷袭黑衣人(ren),试图搞清对(dui)方身份的(de)细节。
忽然间一声呼啸,一物闪着青光从后面撞入黑气,却是(shi)刚才击向七尾蜈蚣的(de)那颗碧玉念珠,在空中飞出了一段,被普智暗中操控,折到黑气后边,猝起发难。
只听黑气中一声怒吼,显然那人(ren)猝不及防,“砰、砰、砰”几声乱响,青芒闪处,黑气散乱,最终四处散开,化于无形。从半空中缓缓落下一个高瘦之人(ren),全身上下用黑袍紧紧包住,看不清容貌岁数,只有一双眼睛,凶光闪闪,在他(ta)背后,还绑着一把长剑。
普智低声道:“阁下如此道行,怎地却不敢见人(ren)么?”虽然过程有所简化,但确实在动画中专门做到了还原。不仅情节上忠于原著。
人(ren)物,没有了选角问题,动画可以照着原著捏脸。
就拿第一集普智和尚来说。
他(ta)救下张小凡,与修炼邪术的(de)黑衣人(ren)正面对(dui)决,法力高强,有勇有谋。
而且说话做事,都一身正气,显然行走天下,是(shi)以降妖除魔为己任。之后更是(shi)在身受重伤之下,传功给张小凡。
自知命不久矣,看着张小凡都是(shi)眼中含泪,面容慈爱。如果第一次看,肯定都会认为普智是(shi)一个很正派的(de)人(ren)物吧。
但事实上,他(ta)虽然是(shi)有名望的(de)得道高僧,但也是(shi)小说主旨里“天地不仁”四个字的(de)践行者。
为了自己的(de)理想,他(ta)可以毫无底线地杀人(ren),屠村,是(shi)整个《诛仙》故事开启的(de)肇因。
所以在第一集里,如果细心的(de)话,可以发现动画其实用了很多镜头在暗示这层复杂。
比如他(ta)诱导张小凡拜他(ta)为师,脸上的(de)慈眉善目一扫而空。而这个从下到上的(de)仰视(shi)视(shi)角,更让普智显得阴鸷可怖。在假装无事地把噬魂珠递给张小凡时,后景中的(de)他(ta),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。要知道在动画里,没有原著中给普智的(de)大段心理独白,观众只能从情节中感受到情绪的(de)急转直下。
三个“办得到吗”,就能听出他(ta)内心逐渐失控的(de)变化。抛弃了生前坚持的(de)道德伦常、正邪对(dui)立、佛道分野,拿草庙村全村人(ren)的(de)生命与张小凡的(de)人(ren)生做了砝码和工具。
对(dui)应的(de)就是(shi)小说主题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”。
这些在台词和人(ren)设(she)上的(de)还原,Sir很惊喜。
当然,动画版,最重要,也是(shi)最有优势(youshi)的(de)一点,还是(shi)特效。
特效能不能还原书中的(de)场景,是(shi)《诛仙》能不能成的(de)重要指标。
怎么说呢?
Sir直接放原著,比如斗法。
普智和尚的(de)“六字大明咒”:
普智手掌一翻,将那深紫珠子一把抓在手中,双手即结左右水瓶印,两目圆睁,全身上下隐有金光,口中一字一字念道:“奄、嘛、呢、叭、弥、哞!”
“六字大明咒。”黑气中人(ren)的(de)口气立时多了几分凝重。
随着普智“哞”字声落,刹那间所有碧玉念珠一起大放光芒,同一时刻,那邪人(ren)祭起的(de)鬼物已冲到跟前,血腥之气扑面而来。但一接触到到碧玉青光,顿时化为无形,不能进前,就此僵持在半空。只听黑衣人(ren)一声大喝,左手剑诀引处,用尽全力一振手腕,惊雷响过,剑上电芒疾射而向普智。
一路之上,草木砖石,无不激震飞扬,只有当中道路,留下深深一道炽痕。
普智连退三步,撤去手印,双掌合十,面露庄严,全身散发隐隐金光,低低念道:“我(wo)佛慈悲!”
“啪”的(de)一声,只见他(ta)身前仅剩下的(de)七颗碧玉念珠尽数碎裂,在身前三尺处幻成一个巨大“佛”字,金光耀目,不可逼视(shi)。下一刻,电光与那佛字,撞到了一起。可能不一定是(shi)最符合观众想象的(de)样子,但这效果在观看时,Sir感觉还是(shi)颇为震撼的(de)。
还有张小凡醒来之后回村时,被全村人(ren)惨死的(de)样子吓到之后的(de)梦魇。
血海、血爪、腐尸……强化了他(ta)的(de)恐惧。这种场景的(de)还原,到了青云门也是(shi)同一水准。
仙山、云海、虹桥,以及灵尊水麒麟。
甚至水麒麟对(dui)张小凡的(de)怀疑,也做到了细节上的(de)还原。而青云门里,诸位首座之间,互相较劲的(de)样子,也一如原著。
高大威严的(de)苍松,总是(shi)愤愤不平的(de)田不易。而张小凡在大竹峰里的(de)诸位师兄弟,遇见了鬼灵精怪的(de)小师姐,以及少年时在砍竹子,学习功法的(de)经历……
动画版的(de)还原都让人(ren)看得心头一热。虽然剧情节奏明显加快了,没有呈现太多原著小说里大量描写的(de),他(ta)初到青云门时从害羞,孤独,到逐渐融入的(de)过程。
但也不妨碍Sir认为,它(ta)所展现的(de)想象力和创作的(de)宽容度,无愧于当下对(dui)于《诛仙》IP还原最好(hao)的(de)作品。
也难怪不少观众早早就有了预期:
它(ta)可能会展现一个不少粉丝心目中诛仙的(de)样子。03
为什么动画才是(shi)《诛仙》这类IP最好(hao)的(de)呈现方式呢?
因为相对(dui)于市场的(de)宽容和尺度的(de)不确定,更重要的(de)一点——
是(shi)性价比。
不需要高价请大牌明星。
更多经费投入到特效,更好(hao)地还原仙侠世界里的(de)奇幻视(shi)觉。
就像现在动画版最直观的(de)优势(youshi)——
画面。
一个小细节。
在面对(dui)黑衣人(ren)的(de)时候,普智和尚动手时,并非正气凛然的(de)得道高僧模样,而是(shi)表情中带有嘲讽和戏谑。
注意眼神的(de)那个微表情变化,这一挑眉式的(de)挑衅,除了证明他(ta)内心的(de)贪嗔痴,很清晰地捕捉到了这个人(ren)物的(de)内心。还不止这一处。
开场的(de)时候,他(ta)望向天空中的(de)闪电和乌云,光影打在他(ta)脸上,脸上的(de)皱纹和皮肤清晰可见。而通过官方公布的(de)技术花絮可以看出来。
仅仅是(shi)普智和尚这个角色的(de)建(jian)模,在一个场景的(de)表现,背后都花费了大量的(de)工作。普智毕竟还是(shi)出现了一整集。
而在动画里,仅仅出场几秒钟的(de)“毒血尸王”全貌,也丝毫没有马虎。
骤然的(de)出现,在夜色中溶解,消散,以及整体动作的(de)捕捉,成型,都看得出花了工夫。由此可见这一回在制作上的(de)良心。
当然,Sir也注意到,有不少观众吐槽开场的(de)张、林二人(ren)的(de)建(jian)模有些偏卡通向,剧情节奏过快。
但瑕不掩瑜。
尤其是(shi)对(dui)于一部命途多舛的(de)经典IP来说,在当下能做到这个程度,虽然不完美,但至少能够告慰一部分粉丝的(de)期待。
《诛仙》动画版,在当下,至少在还原原著上,已经是(shi)最靠谱的(de)改编了。
当然,还是(shi)回到开头的(de)问题。
网文IP。
相对(dui)于大众的(de)误解,网络文学其实已经是(shi)国产文娱创作中最具有想象力的(de)土壤,也最具有发展潜力的(de)地方。
但却一直受制于各种原因,没有办法充分利用起来。
有观点偏见,也有成本限制。
这也是(shi)Sir之前提及性价比的(de)地方。
放在《诛仙》就能发现,一个被调侃的(de)点,是(shi)角色还是(shi)有点卡通向。
但也证明了在广大网友、书粉眼中,即便他(ta)们(men)看《诛仙》的(de)时候也还是(shi)年少,他(ta)们(men)也不认为这本小说,这部动画,只是(shi)面向青少年的(de)作品。
它(ta)有着感动,愤怒,以及各种难以言说的(de)情绪,承载着每个人(ren)在青春时的(de)幻想与期待。
动画可以承载想象力,想象力又可以借助动画获得更高的(de)表达自由和宽容。
这本身就是(shi)一个相辅相成的(de)事情。
因此,在Sir看来。
《诛仙》的(de)动画改编,不是(shi)一次简单的(de)情怀补课。
网文翻拍,不是(shi)对(dui)原著粉丝情怀的(de)消耗,也不是(shi)IP和流量捆绑销售,其他(ta)一概不管的(de)一锤子买卖。
而是(shi)真的(de)从一点一滴,尊重这个IP。
尊重它(ta)的(de)想象力。
视(shi)觉,只是(shi)帮助这想象力飞得更远。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编辑助理:吉尔莫的(de)陀螺
原标题:《敢走这条路,国产顶流有戏啊》
阅读原文
叙利亚东北部发生汽车爆炸袭击致5死11伤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705人(ren)留言! 共有:1705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