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手绘故宫猫生活 彩铅手账《喵 我(wo)在故宫过日子》发布

您的(de)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。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

点击进入澎湃质量报告投诉平台

漫画:徐简

漫画:徐简


据报道,广东一名“职业打假人(ren)”蒙某在网上花费19.9元购买了一包“土茯苓干片”,随后以货品没有农产品(chanpin)标签为由向商家索赔1000元。警方调查发现,蒙某专挑简易包装的(de)初加工农产品(chanpin)下单,在收到快递后,就以“没有合格标签”“实品与广告效果图不符”“发货超时”等理由,给商家差评或进行投诉举报,对(dui)商家敲诈勒索。(澎湃新闻(xinwen)5月11日)
很多人(ren)看到新闻(xinwen),产生的(de)第一个念头便是(shi),难道是(shi)“职业打假”被禁了?其实并不是(shi)这样,合法合规的(de)“职业打假”,并不在法律打击范围之列。尽管最高法曾提出“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(ren)的(de)牟利性行为”,但至少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、食品安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看,并未禁止上述领域以牟利为目的(de)的(de)“知假买假”。
最高法《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(de)规定》也作出明确规定,“因食品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,购买者向生产者、销售者主张权利,生产者、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(de),人(ren)民法院不予支持”。由此不难看出,职业打假人(ren)还有一定的(de)“操作空间”。
当然,法律不禁止,并不等于职业打假可以随心所欲,甚至突破“红线”。根据2021年12月最高法出台的(de)《“知假买假”行为性质认定类案裁判规则汇总》,明确规定了“知假买假”的(de)法律边界:索取的(de)赔偿数额超过了法律规定的(de)合法权益范围或合理范围,或者索赔多次且数额较大的(de),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(de)目的(de),且在索赔过程中使用欺诈、胁迫等手段的(de),构成敲诈勒索罪。
从目前的(de)一些情况看,一些所谓“职业打假人(ren)”之所以撞到了法律“枪口”上,主要有两个方面:一是(shi)没有依据“碰瓷”,也就是(shi)“瞎打”,利用经营者害怕麻烦的(de)心理,要求对(dui)方支付金钱;二是(shi)没有事实“栽赃”,也就是(shi)“假打”,类似调包食品、投放异物等手段,向商家大额索赔,都是(shi)比较典型的(de)案例。这些行为都有敲诈勒索之嫌,不是(shi)真正的(de)依法“打假”。
回到这起案件上。关键是(shi)查清事实,有关商品上究竟有没有标签。如果确如店家所说,商品原来是(shi)有标签的(de),但“职业打假人(ren)”却以商品无标签为由,要求对(dui)方给付大量金钱,就涉嫌敲诈勒索违法,警方对(dui)蒙某采取相关措施予以侦办,也就并无不妥。
翻看报道,蒙某并不是(shi)第一个撞到枪口上的(de)“职业打假人(ren)”。之前,媒体也报道过“成都打假第一人(ren)”黄某栽了的(de)消息。黄某发现当地医疗类广告存在夸大疗效,随即指使他(ta)人(ren)以举报电视(shi)台相威胁,向其索要钱财,最后因为涉嫌敲诈勒索案,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。对(dui)于这些“职业打假人(ren)”,眼中可能只看到了“法律可为我(wo)用”,却没有看到,“打假首先要依法而为”。
职业打假人(ren)并非消费者,但打假行为确实能惠及消费者,而这也是(shi)该职业尚存的(de)原因所在。从名盛一时,到逐渐受到规制,职业打假人(ren)的(de)行为越来越受到法律约束。如果践踏法律肆意谋取利益,难免付出昂贵代价。
(原题为《涉嫌敲诈的(de)“职业打假”撞到了法律枪口上》)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xinwen),更多原创资讯(zixun)请下载“澎湃新闻(xinwen)”APP)
手绘故宫猫生活 彩铅手账《喵 我(wo)在故宫过日子》发布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487人(ren)留言! 共有:8487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