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日本三味线演奏家上妻宏光将亮相“相约北京”

来源:国际金融报 作者:王丽颖 

这次长春高新股价突然跌停,主要原因是(shi),浙江省是(shi)长春高新生长激素的(de)主要应收地区,占营收比重较大。 

8月18日午后,生长激素巨头长春高新股价突然跳水跌停,报收跌停价202.1元/股。据悉,本次跌停与市场传闻浙江将集采生长激素有关。 

针对(dui)股价异动,长春高新在回复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目前相关文件为征求意见稿,公司(gongsi)(gongsi)未收到相关正式通知;对(dui)于生长激素集采,从目前已有的(de)广东联盟集采来看,未对(dui)公司(gongsi)(gongsi)生长激素产品(chanpin)销售产生负面影响,同时公司(gongsi)(gongsi)后续将会根据最终政策进一步提升公司(gongsi)(gongsi)产品(chanpin)、市场覆盖率。” 

股价又被吓跌停! 

导致二级市场上大量抛售的(de)原因,大概率与浙江省发布的(de)第三批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文件意见通知有关。 

虽然浙江第三批药品带量采购品种目录并未对(dui)外公布,但有业内消息显示,“重组人(ren)生长激素”的(de)确在本次集采目录中。 

关于生长激素集采,其实市场早有议论,今年初长春高新的(de)股价还一度跌停过,当时的(de)原因也是(shi)集采威慑。按理说,市场已经有了预期,为何却一再闻风而跌? 

有业内人(ren)士分析称,这次长春高新股价突然跌停,主要原因是(shi),浙江省是(shi)长春高新生长激素的(de)主要应收地区,占营收比重较大。根据2021年年报数据,含浙江省在内的(de)华东地区营收占到公司(gongsi)(gongsi)总营收近四成。一旦集采降价,势必会影响企业(qiye)营收利润。 

长春高新的(de)业绩面一直很好(hao),但是(shi)因为集采,自去年5月中旬至今年4月27日,不到一年时间(shijian)内其股价持续杀跌,累计跌幅超70%,尤其是(shi)今年1月末,更是(shi)罕见的(de)走出了连续3个跌停。股价从高点547元/股,下跌至如今的(de)200多元,市值也从2000多亿跌倒如今的(de)818亿元。 

霸主保卫战 

国内生长激素还算是(shi)稀缺品,短期内生长激素水针目前仅长春高新、安科生物和诺和诺德三家企业(qiye)。而长效生长激素方面,维昇药业临床三期已经做完,正准备申报上市,同时在研的(de)还有多个厂商管线处于临床三期。 

2022年1月,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布的(de)招标文件中,出现了一个与长春高新的(de)短效水针剂型完全一致的(de)产品(chanpin)。此消息一出,直接引发长春高新股价的(de)连续三日跌停,一周内市值蒸发近356亿元。 

此后市场猜测不断,股价波动也在持续不断。为了不影响收入,垄断中国生长激素九成市场的(de)两家国产巨头长春高新和安科生物开始统一战线,双方明确表示不申报短效水针进入集采。可是(shi)业内也知道,通过联手弃标来保住价格的(de)方法,并非长久之计。 

果不其然,在2022年3月,广东省牵头山西、江西、河南等11个省区开展联盟带量采购,长春高新的(de)粉针剂降价25%纳入集采。但值得注意的(de)是(shi),水针剂产品(chanpin)却主动弃标,只是(shi)在联盟地区个别省份如青海主动降价,有效避免了全国性大规模降价。 

根据青海省采购网信息,长春高新控股公司(gongsi)(gongsi)金赛药业的(de)聚乙二醇重组人(ren)生长激素注射液,企业(qiye)申报价从5600元/支降价到3500元/支,降价幅度达2100元,长效水针剂降价幅度达37%左右。而这一系列动作被视(shi)为是(shi)长春高新保护其业绩高增长驱动力产品(chanpin)。 

就在这次集采结果公布后不久,3月16日长春高新披露了2021年年报,该公司(gongsi)(gongsi)营收、净利润分别报107.46亿元和37.57亿元,相较2020年有所提升,其中金赛药业的(de)营收和净利润录得81.97亿元和36.83亿元,占上市公司(gongsi)(gongsi)当期业绩的(de)76.27%和98%。 

看似集采的(de)靴子已经落地,“短效水针”纳入集采的(de)风险似乎暂时过了。今年8月初公司(gongsi)(gongsi)股价也有了好(hao)转,长春高新8月4日晚间公告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签发控股子公司(gongsi)(gongsi)金赛药业重组人(ren)生长激素注射液相关药品批准证明文件。8月5日长春高新股价涨停,报收232.5元,市值941亿元。可是(shi),好(hao)消息才不久,长春高新股价又被浙江集采传闻吓跌。 

水针剂也难保 

如果浙江集采要冲击水针剂,长春高新“抗压”能力还有多强? 

据悉,水针目前已经成为主流的(de)生长激素用药剂型,矮小患者普遍选择此类剂型。不过,水针的(de)价格远高于粉针,粗略统计,用粉针一年要花2万-3万元,但水针的(de)年花费就大约在4万-7万元。目前长效水针占比18%以上,增速较快。根据 2021年年报,金赛药业实现收入81.98亿元,长效水针贡献的(de)收入近15亿元。 

那么,长春高新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保住水针不降价?有业内人(ren)士表示,集采主要针对(dui)公立医院,而长春高新可以加大在民营医疗机构的(de)销售。此前,长春高新也表示,公司(gongsi)(gongsi)生长激素大概30%以下在公立医院销售,70%以上在其他(ta)合作医疗机构销售, 预计未来在民营医疗机构销售占比会进一步提升。 

不过,如果长春高新靠的(de)是(shi)稀缺性产品(chanpin)来规避集采降价的(de)话,恐怕这次的(de)水针保卫战也难凑效。尽管金赛药业拥有国内唯一获批的(de)长效水针金赛增,但安科生物、特宝生物、天境生物、济川药业等也在加速布局长效水针剂。由此可见,前有大山,后有追兵,长春高新的(de)生长激素红利似乎已经可以预见。

(责任编辑:韩艺嘉)

查看余下全文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(zixun)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(ren)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(jian)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日本三味线演奏家上妻宏光将亮相“相约北京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7081人留言! 共有:708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