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东西问|奥地利汉学家李夏德:读懂今之祖国,为何需了解过去的历史?

中新社北京8月26日电 题:读懂今日之中国,为何需了解过去的(de)历史?

——专访奥地利汉学家李夏德

作者 李京泽 马帅莎

1975年,奥地利大学生李夏德(里夏德·特拉普尔)踏上了开往中国的(de)列车,维也纳—莫斯科—北京,一路向东,历时十余天。不远万里的(de)访学,打开了他(ta)认识了解中国的(de)大门。此后几十年,李夏德持续关注中华文化,成为一位对(dui)中国古代、近代文史哲都颇有研究的(de)汉学家。

自2006年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成立以来,李夏德一直担任奥方院长,致力于促进当地中文教育和跨文化交流。近日,他(ta)在接受中新社“东西问”专访时表示,中国如今取得的(de)发展成就得益于几千年的(de)思想积淀,想要了解今天的(de)中国,就要全面研究中国过去的(de)历史和文化,用心用眼全面看中国。

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:

中新社记者:作为维也纳大学汉学系第一届学生,您与中国有着怎样的(de)不解之缘?是(shi)什么促使您致力于中华文化研究近50年之久?

李夏德:我(wo)十多岁时就对(dui)汉字产生了兴趣,可惜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(de)欧洲没有学习汉语的(de)途径。1973年10月,维也纳大学设(she)立汉学系,我(wo)是(shi)第一批学生之一。一次偶然的(de)机会,我(wo)申请了中国政府奖学金,坐了十几天的(de)火车穿过西伯利亚来到北京,在北京语言学院(现北京语言大学)学习了两个学期。

课余时间(shijian),我(wo)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北京的(de)大街小巷,骑行总里程超过2000公里。那时北京马路上的(de)车辆很少,晚上城市也很安静。而如今,与1975年时相比,北京没变的(de)也许只有那些街道名称了。当年我(wo)骑车穿梭过的(de)街巷,已成为宽阔的(de)市区高速,路过的(de)单层建(jian)筑,也被高楼大厦所取代。结束北语的(de)学习后,我(wo)开始在中国各地旅行,所看到的(de)浦东还是(shi)一片农田的(de)样子。

近50年来,我(wo)目睹了中国的(de)沧桑巨变。让我(wo)印象深刻的(de)是(shi),中国人(ren)的(de)思想观念变得更加开放了。20世纪70年代,外国留学生若想给家里打电话(dianhua),要到长安街的(de)电话(dianhua)大楼,等待约一个小时才会轮到自己拨通几分钟的(de)电话(dianhua)。现在,无论在中国还是(shi)奥地利,我(wo)们(men)随时都能用社交软件与朋友联系。

我(wo)本来就对(dui)中国的(de)汉语、汉字有很大兴趣,去了中国之后,除了汉语以外,对(dui)文学、哲学、文化以及中国各时期各方面的(de)情况都产生了浓厚的(de)兴趣,而且做了一些研究。后来,我(wo)回到维也纳大学汉学系当老师。现在虽已退休,仍坚持讲授中国文学课。

1967年,16岁的(de)李夏德在学习汉语。受访者供图 1967年,16岁的(de)李夏德在学习汉语。受访者供图

中新社记者:从当年在汉学系求学到后来成为汉学家、孔子学院院长,您是(shi)如何开展汉学尤其是(shi)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(de),这个过程带给您哪些启发?

李夏德:随着对(dui)中国文学的(de)研究越来越深入,我(wo)开始思考,怎样通过研究中国文学,让世界了解中国的(de)思想史?怎样通过研究中国古典哲学,让人(ren)们(men)了解中国的(de)社会史?我(wo)认为这需要研究中华传统文化,同时也要关注20世纪、21世纪的(de)代表性文学,争取对(dui)中国文化和文学史有一个综合系统的(de)了解。

研究过程中,我(wo)会将2500年前中国科学家和文学家对(dui)社会、对(dui)个人(ren)与社会的(de)关系、对(dui)存在的(de)认识,同20世纪、21世纪哲学家如何研究当今社会、怎样看待与中国与西方的(de)关系进行对(dui)比。

中华文化蕴含的(de)很多思想带给我(wo)启迪。我(wo)的(de)博士后论文以“魏晋南北朝文学理论”为题,其中主要研究了《文心雕龙》这部重要文献,它(ta)教会我(wo)如何看待这个世界:以谦卑之心来欣赏和尊重生命。尤其在今天的(de)世界,尊重每个人(ren)、每个民族,承认历史的(de)发展更有着重要意义。为了表达对(dui)《文心雕龙》的(de)敬意,我(wo)还将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的(de)院刊定名为《文心》。

当我(wo)透过《文心雕龙》里中国古人(ren)的(de)智慧,开始从遥远的(de)宇宙去看地球,发现每个生命存在的(de)时间(shijian)在宇宙中都显得那么短暂,如何珍视(shi)它(ta)的(de)存在都不为过。如果人(ren)们(men)都能够意识到这一点,就该更加理性和公平地对(dui)待自己和别人(ren)、文化与社会的(de)多样性,处理人(ren)与自然的(de)关系。

南京“刘勰与文心雕龙纪念馆”。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南京“刘勰与文心雕龙纪念馆”。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

中新社记者:这些年来西方对(dui)汉学的(de)认识和研究有何变化?您怎么看这种变化?未来应该如何促进中西文化交流?

李夏德:20世纪70年代,西方汉学界主要研究中国古典文学、古典哲学和古典社会。改革开放以后,西方的(de)汉学研究越来越以当代中国为主,特别是(shi)从政治、经济、社会等发展的(de)角度观察中国。汉学系的(de)研究方向也从文学、哲学转向社会学、政治学,尤其是(shi)现在的(de)汉学家特别喜欢运用社会学、政治学视(shi)角研究中国。

我(wo)认为,随着中国的(de)发展,西方汉学界对(dui)华研究视(shi)角的(de)转变是(shi)自然的(de),但中国取得的(de)成就并非偶然,而是(shi)得益于几千年的(de)思想积淀。西方要研究中国,必须有一个综合性的(de)研究,不可只是(shi)古典,也不可只是(shi)面对(dui)当代的(de)中国。

中国文化中有一些超越历史局限性的(de)思维和传统,可以对(dui)现今有所借鉴。比如,过去科举考试要求学习儒家思想,其对(dui)治学的(de)要求、对(dui)修养和文化的(de)重视(shi),不管对(dui)现在和未来都具有非常重要的(de)作用;儒家认为,个人(ren)应为国家作出贡献,国家应保护个人(ren),这种思想至今仍在影响着中国发展道路的(de)选择;此外,儒家思想与道家思想都对(dui)自然有深刻认识,强调个人(ren)和国家对(dui)大自然的(de)责任,这种传统的(de)自然观不仅对(dui)中国,对(dui)其他(ta)国家也有很好(hao)的(de)借鉴意义。

如果要了解中国的(de)现在,必须研究过去至少2500年的(de)中国史,包括中国的(de)文化史、思想史。对(dui)中国的(de)研究不应只看一个阶段,而应是(shi)贯穿历史的(de)综合性研究,这要求学者的(de)研究必须持续而深入。

需要注意的(de)是(shi),鉴于中西方有着不同的(de)历史渊源,可能在文化交流过程中,会遇到各种跨语言、跨文化甚至不同制度带来的(de)障碍,但这些差异也恰恰构成了中外友好(hao)对(dui)话的(de)起点,因为在这一过程中,双方都在努力探寻彼此在文化方面的(de)共性。我(wo)们(men)应该在交流中加强对(dui)彼此历史文化的(de)研究,建(jian)起各个年龄段人(ren)群交流的(de)桥梁,在教育中尤其要注意培养国际化视(shi)野。

汉学家在北京“国家典籍博物馆”参观元代木活字发明者王祯独创的(de)“转轮排字盘”。中新社发 钟欣 摄 汉学家在北京“国家典籍博物馆”参观元代木活字发明者王祯独创的(de)“转轮排字盘”。中新社发 钟欣 摄

中新社记者:作为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(de)对(dui)华代表,您对(dui)于促进维也纳大学和中国高校之间的(de)交流,以及中奥之间的(de)文化往来做了哪些努力?您认为当今世界了解中华文化应从哪里着手,有何特殊意义?

李夏德:从20世纪70年代末起,我(wo)最初每年到中国一次,后来变成每年三五次,再后来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中国,足迹几乎遍布中国所有省份,最北到长春,最南到海南,最东到山海关,最西到新疆。丰富的(de)交往经验表明,不仅机构间的(de)合作重要,人(ren)与人(ren)的(de)接触和友谊更为重要。

多年来我(wo)一直在奥地利从事中文教育,担任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奥方院长也已有16年。我(wo)不但在孔子学院和中国老师交流,也通过电话(dianhua)和中国朋友保持密切的(de)联系。我(wo)希望更多的(de)人(ren)能够有机会去中国,实地看看中国的(de)发展和中国人(ren)所从事的(de)工作,用自己的(de)心和眼睛去认识中国。当然,我(wo)也非常欢迎中国专家、朋友和所有普通中国人(ren)有机会来到奥地利。

李夏德在拉萨参加2014·中国西藏发展论坛。受访者供图 李夏德在拉萨参加2014·中国西藏发展论坛。受访者供图

考虑到中西方语言体系的(de)差异,从个人(ren)长期体会出发,我(wo)认为学习汉语可以为人(ren)们(men)提供更深刻了解中国的(de)机会。我(wo)建(jian)议西方从一手素材中认识中国,因为一手素材真实地介绍了中国的(de)历史,避免了文化在传播过程中的(de)失真和可能的(de)误读。

近年来,西方媒体、政治界、经济界对(dui)中国充满兴趣,但也存在着所谓“中国威胁论”的(de)杂音,我(wo)觉得那是(shi)因为他(ta)们(men)还不够了解中国。中西之间的(de)文化交流非常重要,一些文化上的(de)误解、或者说不充分的(de)了解,正带来风险。不论国籍、民族和肤色,人(ren)类是(shi)命运共同体,应该走向团结,而不应该搞对(dui)立甚至分裂。无论是(shi)奥地利、还是(shi)欧洲乃至西方世界,都应增进对(dui)中国的(de)了解。(完)

受访者简介:

李夏德,奥地利汉学家、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奥方院长、北京语言大学客座教授、中国政法大学荣誉教授,主要从事中国古典及现代文学、中西文化交流研究。

【编辑:田博群】

儒家思想为何能促进中国-东盟合作?

读懂今日之中国,为何需了解过去的(de)历史?

真功夫真要赔李小龙女儿2.1亿元吗?律师详解

月饼标价499元附加600元运费?发改委督促整改

南方高温逐步消退,川渝最后退出“高温圈”?

台湾士兵朝大陆无人(ren)机丢石头 台湾名嘴们(men)不淡定了……

志愿力量涌动重庆北碚山火救援现场

秦泽文究竟啥来头?谁在举办世界小姐中国区大赛?

侵权纠纷、巨额索赔……真功夫的(de)商标还能保住吗?

中国排协回应女排戴口罩比赛:诚恳道歉,总结教训

特朗普心愿达成?美法官下令公开编辑版搜查宣誓书

空袭叙利亚后遭反击!“粮油大盗”美国麻烦来了?

独臂快递男孩:一只手也能撑起美好(hao)的(de)未来

安倍遇刺案调查进展:日本警察厅长官请辞、多人(ren)被惩戒

9旬老人(ren)给救山火人(ren)员煮稀饭

中消协提醒!教育培训这些“霸王条款”无效

台湾受害民众讲述在柬遭遇:吃饭要算秒数

有聊丨王玉雯:演员是(shi)一个幸运的(de)职业,不在意被贴标签

1975年,文心雕龙,北语,文心,课余时间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35人留言! 共有:935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