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这么好吃的城市,吃多少天才够?

原创 风味君 风味星球《拿一座城市下酒》更新到第2集,演员李光洁,来到长沙。
长沙是吃不完的长沙啊。白日烟火沸腾,晚上星火辉映。如果有人愿意24小时不眠不休,长沙就会给他24小时不知疲倦的好吃和热闹。长沙的底色是花团锦簇是活色生香;是不努力吃喝玩耍,就会没有朋友的长沙。
找当地朋友给我们3天2夜的饮食推荐,她大手一挥写了70多家。“排名不分先后”,她说。
长沙是难以被推荐排名的长沙,四面八方蔓延开来的猪油拌粉、牛肉串、炸炸炸、甜酒冲蛋、糖油粑粑、奶茶、口味虾、臭豆腐、刮凉粉…各自出彩,最困难的是刚盘算好如何一整个月吃不重样,走上街头一打听,五一大道、解放西、坡子街上又马不停蹄地上了新店和新菜。
风味星球联合长沙当地潮流公众号“玎玎星推荐”,尝试展现四个年轻人眼中的不同性格的“下酒”长沙。不敢妄称最好,但长沙永远藏着你不知道的可能。不要让长沙里的每一份油重色浓轻易褪去。每颗在长沙吃喝时冒出的鼻尖汗珠,都应该成为快乐见证。
“来了长沙12年
我还是会买黄牛票去吃网红店”
鹏哥
长沙生活了12年的铁岭汉子
邪魅的烧鸡创始人
刚来长沙的时候,这里地铁都没有。我当年做建材,预感这将是一座充满发展机会的城市,毫不犹豫地选择留下来。12年过去了,我没有成为建材大亨。
但不负众望的,我吃成了180斤的汉子。
县正街上大小餐馆的老板我都吃成了朋友。看着盟重烧烤从东瓜山的铁皮棚屋开成火爆全城的烧烤店,不得不说他们家烈火牛肉和蒜爆鸡和他们的老板一样,有江湖气。东北哥们来了,我带他们去笨萝卜,那里的酸菜炒粉皮和爆炒牛蛙我是百吃不腻的,最最最爱的是香煎金钱蛋,外焦里嫩,炸过的鸡蛋吸满了辣椒和豆豉酱汁,有韵味。长沙老口子看不上我们的口味,我长沙老婆就笑我是乡里别。但我哥们吃过一次笨萝卜,一直抓着我问,为什么不早点带他来。
可能是因为性价比高,门口常年有排队的,我前两天才买了排队的黄牛票去吃。有人说这菜是糊弄游客吧,我被糊弄了这么多年,也还乐滋滋吃得美啊。
还有老许家的大蒜炒腊肉,它彻底打破了我一东北人对腊肉的偏见,大蒜和辣椒一起炒的腊肉怎么能怎么香呢。听说他们选的都是湘西腊肉,湘西山区的农家,堂屋中间都有一个常年不熄火的火炕,打谷的米糠、山里捡的松柏枝、瓜子壳、花生壳、甚至橘子皮都丢到炕里烧。这些东西燃起来只冒烟不起火,长时间冷烟一点点把屋梁上挂好肉熏干,肉脂里渗出的乡野香气,吃一口肉我得扒拉三口饭。
能下饭,就是对一道湘菜的最高赞美。
“这里是中国曼哈顿
新与旧的变化每天给我惊喜”
玎玎
爱吃会玩的长沙派对女王
在英国留学工作六年,回国后在青海卫视工作六年,因为热衷参加各种派对,所以辞职做了自己的公众号。我每天会参加不同的活动,认识不同的人群,朋友评论我是典型“辣利婆”,像辣椒一样厉害,但善于发现每个人的优点。我觉得这评价很好,很长沙。
我喜欢这座城市,是因为它充满无限可能,它允许任何想法发生。我会带长辈去依格罗酒店93层酒廊里喝英式下午茶。远方的橘子洲头尽收眼底,听他们聊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我喜欢活跃在长沙版时代广场的解放西,到国际潮玩KAWS在ifs顶楼或者开了30年友谊宾馆的高空的旋转餐厅,安静俯瞰的城市里,反复打量那些新晋的和古老的建筑,穿街过巷,尝试所有好吃的东西。我最近喜欢的一道菜是樟树港辣椒炒苦瓜,朋友的湘爵士菜馆里的家常蔬菜。樟树港辣椒是这几年才红起来的品种,号称爱马仕青椒,香辣中还有清甜,非常爽口,加长沙人特爱紫苏和豆豉蒜蓉爆炒的苦瓜,是夏天里能解暑回津的下饭湘菜。长沙菜不一定是辣,长沙菜不一定就缩在脏兮兮的苍蝇馆子里吃,商场里的那些新派湘菜馆,环境和服务,品质食材创新,美学摆盘,就是连接过去和未来的长沙菜的很好的尝试。一定要去小吃摊的话,那就在凌晨2点动身去解放西里的胡记炸炸炸,老板放在招牌印上自己头像,跟老干妈一样做防伪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大家开始管油炸货叫炸炸炸,但名字不重要,吃的是氛围。年轻时,派对结束后跟着一群人来这,看几十种食材在眼前五彩斑斓摆开,还有瓶瓶罐罐的老板秘制辣椒沾料,构成长沙夜色里另一种烟火。串串油炸后再刷上秘制辣酱,油重,味道也重,滴着汗狼狈地在路边吃完,半醉半醒间,大笑着看身边灯红酒绿在日出前潮汐般退去,才是尽兴。“我爱他们为生活拼搏
也爱他们懂得取乐自我”
廖美丽
已退休美食主编
不知名外卖店老板娘
不管长沙城如何发展,我还是好喜欢南门口这个地方。南门口的夜晚像美女的脸庞,凌晨的马路更是热闹喧天,恋爱的小年轻、从酒吧出来的青年哥哥们,喝完茶的中年男人,好酒的酒咪子都聚集在此。
沙河街的易家姜记坐满了客,卤得喷香的鸭架子和猪脚端上桌子,再搞几瓶冰过的白沙啤酒,男人们又开始了下一场的狂欢,而陪在一旁的女人们则低着头,啃着红通通的口味虾,吃得满手油滴滴的。南门口,我们还能找到的老店也有不少:易家姜记、五娭驰臭豆腐、邬记涼面、巷子猪脚、湘潭葱油粑粑、浪哥捆鸡、向群锅饺、金玲粉店…过去沙河街的易家姜记是大姐和两个弟弟经营的,从一个路边摊开到了四家门面,但是卤汁的配方是易家兄弟的姐夫姜某研发的,所以店名叫易家姜记,其实咧,就是兄弟姊妹一家人搞的卤味店。1997年的长沙没有绝味鸭脖,也没有周黑鸭,只有南门口的易家姜记,易家的兄弟姊妹就凭着一锅卤水卤出来长沙人用来做下酒菜的鸭架、鸭脖、鸭脚板、鸭翅膀、鸭舌头、鸭肠等卤鸭系列,一时之间,这家店的卤菜竟然可以和当年南门口的口味虾搞battle,并且在2000年至2003年的时候的风头差点抢过了口味虾。如今,网红小吃就像层层卷起的浪潮,但长沙人品尝众多依旧还愿意吃一袋子的卤味,就像我朋友讲得那样:“潮湿闷热的夏夜,还是怀念那个热闹的河边头和南门口,口味虾和烧烤吃多了也有疲倦的时候,但是鸭架子偏偏就是那种不看见还好,一看到就要抓起来啃几个的美味,我觉得馋它的原因就是最好吃的肉偏偏藏在了骨缝之间,让人越啃越来神,越啃越带劲。”
我喜欢带每个外地朋友到老长沙看老市井,老破小的店里人们汗流浃背为一日三餐奔波,他们懂得自我拼搏,但在高楼夹缝中,他们也懂得偷得闲情自我取乐。“好的下酒菜要有社交属性,
比如吃它的时候不能看手机”
谭伯虎
野生主持人/演员
长沙神秘事物调查局外勤
炎热的夏季里,老长沙人会喜欢一种叫做太极头的下酒菜。太极头,就是那种小的鳝鱼,用油炸以后,会卷曲成一圈圈的小圆圈,炸完后再干煸上桌。太极头吃起来是有技术要求的,看一个人吃太极头,能不能动作娴熟地,把内脏清理出来,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不是一个本地人。我的秘诀,是把它尽量拉成一条直线,然后从头下方的腹部轻轻的咬一口,撕开以后呢,就能把内脏清理出来,这时再一口吃下,味道极好。
以前别人说口味虾是一个社交属性非常强的食品,因为吃口味虾时不能玩手机。如果按这个逻辑,太极头也是一个社交属性非常强的食品,像我那种吃法比较讲究的人,他必须是上手,不能用筷子!
还有一个,长沙很经典的热卤四合一。我小时候住在长沙靠襄江边的下河街,离坡子街也不远,每天要从坡子街的这个东头走到西头,每隔十来米就会有一个老板守着一个个玻璃货柜,里面放着各种各样准备好的食材,韭菜呀,素捆,鸡呀,肉捆,鸡鸭,牛肉啊,猪耳朵啊,这种档口还会放一个小煤炉,上面放一个陶制的那种罐子,里面装沸腾的这个卤水。那个时候也没有热卤的概念,到了夏天的下午三四点钟开始,我走在坡子街上就开始那个馋啊,流口水呀。高中时,我特别想喝啤酒,但不敢喝,怕同学老师看见,但熬到五点放学的时候,经过那一排卖热卤四合一档口,脚都挪不动的。
最痛苦的是什么呢?我以为等到我自己工作以后,有钱就可以随便吃。结果我长大揣着工资在手里时,这道风景就消失了。因为黄兴南路扩建,成为了现在的人民路步行街。现在长沙很多餐馆还是有这种热卤卖啊,但是我觉得那个味道还是不如从前。没有消失的味道里,烧辣椒皮算一个。我不知道外地有没有这样吃辣椒的,菜场老板会把辣椒帮你在煤炉上烤过啊,黑咕隆隆的辣椒你买回去,只要把它洗干净,就可以直接做烧辣椒皮蛋了,这个菜很经典的,我从小吃到大,不管是多么高档湘菜酒楼,还是接地气的小摊,现在还保留着这个经典凉菜,我觉得这是我们长沙人一个很美好的东西。
每个人都有自己一道城市下酒菜
作者:风味君
排版:风味君
头图:《拿一座城市下酒》
图片部分来自网络
如有疑问请联系
communications@labsdoc.com
原标题:《这么好吃的城市,吃多少天才够?》
阅读原文
湃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22人留言! 共有:822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