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ISY三亚国际音乐节开幕 万人(ren)海棠湾“噪”动跨年

“不认识的(de)雪糕不要拿,会变得不幸。”近期这个话题在网络间流传得越来越广。不少地方的(de)消费者表示,现在很难买到3元以下的(de)平价雪糕。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,动辄十几元一根的(de)雪糕,越来越多地占据路边小店的(de)冷柜。继去年钟薛高“天价冰淇淋”引发热议后,今夏随着茅台冰淇淋的(de)上市,冰淇淋市场正在经历“没有最贵,只有更贵”的(de)怪圈。

便利店里“新贵”扎堆

小店3元以下雪糕难找

6月7日,一个“雪糕就应该这样卖的(de)”话题登上微博热搜。在视(shi)频(pin)中,售卖雪糕的(de)冷柜上贴满各种雪糕的(de)图片和其相应的(de)价格。有一些网友在相应的(de)话题下晒出自家附近雪糕冷柜的(de)图片。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,这些标注雪糕价格的(de)图片中,几乎很难看到1元的(de)雪糕,3元以下的(de)产品(chanpin)成为冷柜中的(de)“少数派”,一些冷柜中最贵的(de)冷饮单价接近40元,但售价在个位数的(de)产品(chanpin)还不到一半。在一张图片上,14款雪糕中,售价10元以下的(de)仅4款,最便宜的(de)5元。

这并不是(shi)个案,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访北京7-11、罗森、全家等多个便利店,销售雪糕和冰淇淋的(de)冷柜中大部分产品(chanpin)都是(shi)网红款,品牌和产品(chanpin)大多比较少见。在价格方面,7-11售卖的(de)雪糕中最便宜的(de)为5元的(de)马迭尔原味冰棍,最贵的(de)是(shi)中街1946纯感流心巧巧,单支装售价20元。

不仅是(shi)便利店,一些街边小店或私人(ren)小型超市里的(de)雪糕或冰淇淋也很难找到单价在3元以下的(de)产品(chanpin)。一些80后、90后儿时常吃的(de)巧乐兹、苦咖啡、绿色心情、冰+、冰工厂、双棒、雪人(ren)、老冰棍、小布丁等雪糕不是(shi)涨价,就是(shi)很难找到。取而代之的(de)是(shi)钟薛高、李大桔以及还记不清品牌的(de)一众冷饮新贵。

前不久,“当代雪糕的(de)价格有多离谱”冲上热门话题。事情的(de)起因是(shi)有网友发了一段抖音视(shi)频(pin):他(ta)在一家街边店买了两根雪糕,结账时发现要37.5元。随后,该网友找借口去换了两根雪糕,再次结账时却要45元。对(dui)此,网友总结出雪糕购买新法则:“不认识的(de)不要拿!不然会变不幸。”

一方面原料成本上涨

更因高价雪糕利润高

便利店里的(de)雪糕一直不便宜,为何街边店的(de)雪糕也越来越贵?

“不是(shi)我(wo)们(men)不愿意卖,店里就这么大点儿地方,冷柜里放了这款就得少了那款。”一位路边小型超市的(de)老板坦言,一根十几元的(de)雪糕,买一根就能有3元到5元的(de)毛利,一根平价雪糕的(de)售价往往还不到贵价雪糕的(de)毛利,店家选谁,一目了然。部分小型超市的(de)老板甚至对(dui)记者表示,一些平价雪糕的(de)销量并没想象中那么大,很难走薄利多销之路。“现在很多人(ren)买雪糕都图个新鲜,3元以下的(de)雪糕虽然卖得多,但销量远不如头两年了。”之所以还能在冷柜中占据一定位置,主要是(shi)经销商可以提供更低的(de)拿货价或是(shi)经销商要搭售的(de)款。

不仅如此,一些冷饮经销商表示,部分品牌的(de)经典产品(chanpin)最近一两年价格涨幅明显,让3元以下的(de)平价雪糕越来越少。如绿色心情的(de)零售价从2元涨到3.5元,巧乐兹卖4.5元,苦咖啡涨到3.5元,冰+部分口味卖5元,东北大板原味卖4元等等,主要是(shi)原料持续上涨导致的(de)。

有统计称,2008年至2020年,冰淇淋生产所需的(de)牛奶、淡奶油等原材料成本上涨大约80%。不仅如此,有生产厂家表示,近些年有品牌追求“原料升级”,比如纯正牛乳等等,也推高成本。

各种IP属性“加持”

消费者为高溢价买单

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,平价雪糕越来越少固然与持续走高的(de)成本有一定关系,但更多是(shi)雪糕、冰淇淋品牌们(men)忙于挤入新赛道,追求高附加值的(de)新品。从茅台入局冰淇淋市场一事可以看出,为何这个行业乐于陷入新品越来越贵的(de)怪圈。

据i茅台公众号显示,茅台三款冰淇淋上线51分钟,逾4万个销售一空,销售金额超250万。线下旗舰店购买的(de)人(ren)排起长龙,开售7小时销售额破20万,共计销售茅台冰淇淋5000余个。这么受欢迎,是(shi)因为物美价廉吗?不,目前茅台冰淇淋的(de)价格可谓在冰淇淋中傲视(shi)群雄,单克价格打败哈根达斯,力压去年因“天价冰淇淋”备受争议的(de)钟薛高。那么,它(ta)贵的(de)有理由吗?

按照i茅台官方APP介绍,售价为66元的(de)两款冰淇淋均添加2%的(de)53度贵州茅台酒。单杯冰淇淋75克所含贵州茅台酒1.5克。53度500ml飞天茅台酒建(jian)议零售价是(shi)1499元,以此计算,这部分约合4.497元。茅台冰淇淋的(de)合作方——蒙牛旗下最贵的(de)冰淇淋蒂兰圣雪,最小规格杯装(90克)的(de)官方旗舰店价格为20元。按照上述零售价格叠加,茅台冰淇淋即使卖25元也有可以满足合作双方产品(chanpin)的(de)利润空间。另外,在线上购买还需额外支付高于目前市场平均水平的(de)快递费或配送费,其利润空间可想而知。

与茅台冰淇淋异曲同工的(de)还有各地层出不穷的(de)IP文创雪糕。虽然这些雪糕大部分由国内冰淇淋生产企业(qiye)代工,只是(shi)因为形状不同,一根价格就卖出比同工厂兄弟产品(chanpin)高数倍的(de)身价。“一根梦龙12元,一根文创雪糕25元。所以我(wo)果断选择梦龙。”在北京一家门票10元的(de)公园里,一位消费者这样说。这并不是(shi)文创雪糕价格的(de)天花板,目前北京地区最贵的(de)文创雪糕售价约40元。有消息称,生产一支高品质的(de)牛奶雪糕,包括冷链在内,成本价大概7元到8元。

卖的(de)贵、利润高,还如此受追捧,除茅台等IP的(de)附加值外,就是(shi)因为这类产品(chanpin)需要到指定地点才能买到的(de)“稀缺性”以及消费者的(de)猎奇心理。晒这种稀有的(de)消费体验已经成为时下年轻消费者的(de)一种消费习惯。一些消费者更是(shi)为“紧跟潮流”“不落人(ren)后”,甚至为在社交媒体上的(de)一个“点赞”,愿意为这类产品(chanpin)的(de)高溢价买单。

专家提醒

高价新品生命周期更短 更容易被市场抛弃

让冰淇淋行业刮起网红风,靠的(de)还是(shi)企业(qiye)的(de)营销手段。去年,靠预售、限量、套餐销售等,让自己的(de)糕类冰品成为新爆款还引来黄牛的(de)钟薛高,不仅经历“天价”“虚假宣传”等质疑,被扒出其品牌早年间把产品(chanpin)分发给小红书达人(ren)们(men)免费试吃,请他(ta)们(men)在平台上写测评,上万篇笔记瞬间霸屏小红书。就是(shi)因为钟薛高这类具有网红基因品牌的(de)成功,让不少冰淇淋品牌发现产品(chanpin)的(de)新属性——社交。当消费者吃雪糕不再为了解暑,冰淇淋行业也紧随新茶饮行业,一脚跨进休闲食品范畴。

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,新生代消费群体对(dui)于情感以及品牌的(de)调性比较敏感,这部分人(ren)群推动冰淇淋属性的(de)转变,也为市场带来巨大的(de)增长空间。然而,这部分消费者往往喜新厌旧的(de)速度更快,且选择更多。如果冰淇淋、雪糕企业(qiye)只图噱头,则很难抓住他(ta)们(men),因此冰淇淋行业高价新品的(de)生命周期更短,更容易被市场抛弃。 【编辑:刘星辰】

ISY三亚国际音乐节开幕 万人(ren)海棠湾“噪”动跨年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834人(ren)留言! 共有:6834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