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“战争云”推动体系对(dui)抗进入“云”端


作者|白露
声明|题图来源于网络。惊蛰研究所原创文章,如需转载请留言申请开白。
随着炎炎夏日的(de)到来,全国各地音乐节纷纷进入紧锣密鼓地筹备和宣传阶段。其中草莓音乐节率先公布了万宁、武汉、贵阳和成都等地的(de)举办时间(shijian)和演出阵容,吸引了乐迷们(men)的(de)高度关注。
与主办方公布的(de)演出阵容同样引人(ren)注意的(de),还有暴涨的(de)票价。今年草莓音乐节武汉站两日通票定价为980元,全价单日票涨到了680元,最便宜的(de)学生单日票也要380元。
有网友回忆起曾经花60块就能看到崔健、老狼等摇滚老炮,如今面对(dui)上千元的(de)票价,却只能看到一堆网红乐队(dui)。曾经的(de)青春理想在现实里崩塌,也让很多人(ren)开始质疑,让乐迷们(men)狂欢的(de)音乐节,怎么就成为一门“提价不提质”的(de)生意。
音乐节越来越火,票价越来越贵
音乐节有多火?单从2021年“五一”期间的(de)数据就能感受到音乐节市场的(de)供不应求。根据大麦数据显示,去年“五一”的(de)五天小长假里,全国各地共举办了56场音乐节,场次较2019年同期增加了37%,而票房和观演人(ren)次则对(dui)比2019年分别增加了252%、173%。
音乐节场次的(de)增加,主要是(shi)因为近些年草莓音乐节、迷笛音乐节、国潮音乐节、咪豆音乐节等知名音乐节品牌,开始不断向二三线城市下沉。它(ta)们(men)除了在节假日期间多地巡演轮流开唱外,也开始在每年夏季的(de)固定时段进行每周一个城市的(de)季节性表演。
除知名音乐节品牌外,全国各地近两年也开始出现了大量的(de)垂直类音乐节,以及地方城市为了打造本地文旅品牌而推出的(de)音乐节品牌。例如主打说唱的(de)湖南长沙YOLO音乐节和在海南万宁日月湾度假胜地举办的(de)M_DSK音乐节等。
音乐节的(de)场次变多了导致市场供给也增多了,那么门票价格理应有所下降,或者至少维持平稳,但事实却是(shi)随着行业的(de)蓬勃发展,音乐节的(de)票价反而越来越贵。
有网友整理了草莓音乐节武汉站过去11年的(de)门票价格,发现2011年的(de)现场单日票价格为100元,学生预售单日票仅需60元;到2016年时,现场单日票的(de)价格已经涨到220元,较5年前的(de)价格涨了一倍多;令人(ren)意外的(de)是(shi),仅仅过了2年,草莓音乐节武汉站2018年的(de)现场单日票,再次“翻番”达到420元;而今年的(de)票价已经涨到680元,是(shi)2011年的(de)6.8倍。
值得一提的(de)是(shi),虽然国内音乐节还未走出国门,但其门票价格已经接近了国际水准。以2022年美国科切拉音乐节为例,其三日门票价格仅为449美元(约合人(ren)民币3025元),换算成日均价格只需1008元。而公开信息显示,2022年成都仙人(ren)掌音乐节的(de)单日预售门票价格已经达到999元,温州楠溪江星巢秘境音乐节的(de)单日全价票也高达988元。
关于票价暴涨的(de)原因,一方面是(shi)迷笛、麦田、仙人(ren)掌等老牌音乐节,经过长达十几年的(de)品牌经营,已经具备品牌溢价的(de)能力。同时,草莓这类背后主办方与资本合作,试图做大品牌估值的(de)音乐节品牌,将盈利作为了重要发展目标。另一方面,得益于综艺节目以及短视(shi)频(pin)平台的(de)巨大曝光量,许多乐队(dui)和说唱歌手在成名之后,其出场费和巡演的(de)门票价格也顺势水涨船高。
比如,参与录制第一季《乐队(dui)的(de)夏天》的(de)刺猬乐队(dui),在2018年的(de)出场费还只是(shi)3万元,到2021年时,出场费已经暴涨到50万。而此前并未有过多曝光,但在2020年底被抖音带火的(de)告五人(ren)乐队(dui)。2019年巡演的(de)票价也不过50元,2022年的(de)巡演票价却涨到380元,3年涨价近8倍的(de)“抢钱”行为也引起了乐迷们(men)的(de)质疑,有网友为此调侃道,“门票380,是(shi)他(ta)们(men)抱着我(wo)在台上唱吗?”
票价年年涨,还是(shi)不赚钱
即便音乐节门票每年都在涨价,但乐迷们(men)还是(shi)会一边嘴里骂着“奸商”,一边从口袋里掏钱买单。这种魔幻情节的(de)背后,其实是(shi)音乐节的(de)商业发展与受众群体增长的(de)不对(dui)等。
在很多资深乐迷的(de)印象中,最初的(de)音乐节门票都很便宜,这是(shi)因为在社交媒体和短视(shi)频(pin)还不活跃的(de)年代,很多演出团体都是(shi)依靠线下演出来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。所以相较于今天过于商业化的(de)氛围,早期的(de)音乐节更像是(shi)一个展示(zhanshi)的(de)舞台,并没有过多考虑活动收益的(de)问题。比如2000年第一届迷笛音乐节,其实是(shi)迷笛音乐学校给学员们(men)举办的(de)一场文艺汇演,当时的(de)举办场地就是(shi)迷笛音乐学校的(de)大礼堂,此后的(de)两届迷笛音乐节,也都是(shi)免费的(de)。
在音乐节发展的(de)早期阶段,由于人(ren)们(men)的(de)娱乐方式有限,音乐节这种极具氛围感的(de)现场表演体验在年轻人(ren)聚集的(de)一线城市快速走红。随着乐迷群体的(de)不断壮大,音乐节的(de)规模也越来越大,但是(shi)为了匹配大学生群体的(de)消费能力,音乐节的(de)票价依旧非常亲民。
到2010年左右,社交媒体进入鼎盛时期,歌手和乐队(dui)也有了更多的(de)曝光,越来越多的(de)年轻人(ren)也开始关注和喜欢上了音乐节。原本在固定城市举办的(de)音乐节,也开始走向全国。但是(shi)受众规模的(de)扩张和音乐节场次的(de)增加,带来的(de)不只是(shi)影响力,还有演出成本。
据北京商报报道,包含场地租金、舞台搭建(jian)以及艺人(ren)费用在内,制作一场万人(ren)以下规模的(de)小型音乐节的(de)单日成本,就已达到200万元左右,万人(ren)以上的(de)大型音乐节的(de)单日成本则需要500万元左右。
北京迷笛音乐学校校长张帆曾经做出保守估计,2012年之前有99%的(de)户外音乐节都在亏损。而更真实的(de)例子是(shi)2012年举办的(de)成都大爱音乐节,投入6000万元成本,最终仅收回300万元票房,亏损额高达5000多万元。
演出成本的(de)压力之下,早期不计较收益“赔本赚吆喝”的(de)发展模式难以持续下去,音乐节也开始摸索商业化的(de)方向。比如一开始就存在的(de)品牌赞助、在现场售卖酒水饮料或简餐,又或者是(shi)后来为了提升门票收入而采用的(de)分区售票、开放演出直播。更有利于减轻成本压力的(de)方式是(shi)与地方政府合作,不仅可以省去场地费,甚至还能够获得资金和其他(ta)政策扶持。
业内传言国内音乐节的(de)鼻祖迷笛,举办了整整7年才实现盈利,而一开始就被乐迷质疑商业化过重的(de)草莓音乐节,也曾长期处于亏损状态。至于其他(ta)音乐节即便是(shi)近几年票价年年涨的(de)情况下,赚钱的(de)仍然是(shi)少数。相关数据统计显示,政府参与举办的(de)音乐节占据总音乐节总数的(de)50%,真正实现盈利的(de)音乐节仅占据20%。
当音乐节逐渐“离谱”
回顾国内音乐节并不算长的(de)发展进程,其实不难发现,整个行业迎来大爆发的(de)主要原因,是(shi)大批年轻受众的(de)入圈创造了大量的(de)市场需求。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(de)《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》显示,2021年演出市场的(de)主力消费人(ren)群是(shi)18岁至39岁的(de)年轻人(ren),在购票用户中的(de)占比高达76%。而三年连续数据监测也显示,95后、00后消费者的(de)占比呈逐年上升趋势。
理论上来说,市场需求的(de)增加能够促进行业的(de)快速发展,为消费者提供更好(hao)的(de)消费体验。但是(shi)对(dui)于一部分资深乐迷而言,正处于行业大爆发中的(de)音乐节,不仅没有在演出水平上有所提升,反而还产生了许多乱象。其中最典型的(de)问题,就是(shi)不同的(de)活动主办方基于人(ren)气和商业化的(de)考量,都在邀请大牌艺人(ren),造成演出阵容同质化问题。
2021年“五一”期间,当红乐队(dui)五条人(ren)在社交媒体上公开的(de)演出行程显示,他(ta)们(men)需要在四天内分别转场常州、上海、南京、北京参加音乐节。同一时期,重塑雕像的(de)权利、九连真人(ren)等乐队(dui)也要参加三场音乐节。同质化的(de)阵容不仅让乐迷们(men)产生审美疲劳,歌手们(men)疲于赶场也难以保证演出质量。
更让资深乐迷们(men)难以接受的(de)是(shi),一些音乐节为了票房和关注度还会邀请一些跨界明星、网红歌手或者是(shi)不同音乐风格的(de)明星歌手,而参差不齐的(de)业务水平和有限的(de)演出效果,则直接影响到乐迷们(men)的(de)现场体验。
2014年草莓音乐节舞台上,演员张曼玉玩票登台首唱却现场走音,遭到了乐迷们(men)的(de)恶评。2020年民谣歌手花粥的(de)作品《出山》走红后,其本人(ren)在线下音乐节上演唱时却意外翻车。此外,在《中国有嘻哈》《说唱新世代》等音乐综艺带火了嘻哈音乐后,原本以摇滚、民谣音乐为主的(de)音乐节,也开始将大量说唱歌手和网红艺人(ren)加入到演出阵容中,由此引发了乐迷的(de)不满。
在过去的(de)音乐节上,乐迷们(men)更享受现场的(de)演出氛围,经常会自发地进行“pogo”、“跳水”、“开火车”等一系列的(de)群体互动行为,但粉丝群体并不能接受这种互动方式,而粉丝群体“强制站前排”、“举灯牌”的(de)行为,也让乐迷心生反感。
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感慨,“感觉现在的(de)音乐节不纯粹了。以前不认识的(de)人(ren)都可以在一起疯一起蹦,嗨起来的(de)时候,整条街的(de)人(ren)都会和你(ni)一起举杯呐喊。也不会有人(ren)主动找你(ni)搭讪、留联系方式,只会在散场的(de)时候相约明年见。现在的(de)音乐节,台上全是(shi)网红而且还翻车不断,台下全是(shi)灯牌,素质也一言难尽。”
从长远角度来看,市场需求驱动的(de)快速发展,有利于行业在短期内从“量变”到“质变”的(de)飞跃,但目前仍然停留在“量”上。从连年上涨的(de)门票价格到观众之间的(de)矛盾,反映的(de)都是(shi)行业发展与市场需求以及主办方利益驱动之间的(de)冲突。
首先受到音乐行业整体发展的(de)限制,目前能够参加音乐节并且兼具实力和影响力的(de)乐队(dui)和歌手仍然不多,新人(ren)数量更是(shi)严重不足,因此无法满足短期内暴涨的(de)演出需求。其次,主办方以及一些将音乐会视(shi)为敛财手段的(de)利益团体为了保证票房,忽略了演出体验,邀请流量明星、网红乐队(dui)组成拼盘音乐节,由此又引发了乐迷、粉丝以及游客等不同受众之间在音乐品味和观演习惯上的(de)摩擦。
虽然音乐节主办方和组织者,可以将其乐观地看作是(shi)行业爆发前的(de)阵痛。但是(shi)乐迷心中的(de)“乌托邦”因为掺杂了过多商业化的(de)考量,正在失去其原有的(de)价值和意义。面对(dui)价格和体验都变得“离谱”的(de)音乐节,乐迷们(men)还会买单吗?
“战争云”推动体系对(dui)抗进入“云”端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922人(ren)留言! 共有:6922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